犹记当年,他曾年少,他亦是。

从来未得到 从来是过去 总是最登对

我是被世界抛弃的人。

神经病🙄

你们烦不烦啊,一起滚好吗

压力大到快要爆炸的日子,连生气都没有时间。

这是个怎样的烂世界。

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洗衣服洗床单换床单。

用你要去哪里的live做bgm。

我低估了候鸟的威力。

听到最后的弦乐的时候,整个人好像突然被抽调了所有的力气,先是掉下一颗眼泪,意识到流泪的一瞬间弯起嘴角想嘲笑自己一番,却不想连带出了止不住的泪意。

腿一软,扑倒在散发着洗衣液香味的被套中痛哭,耳朵里塞满了潮水声,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泪腺。

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,或许是因为被辜负的希望,或许是因为从昨天开始一直在我脑子里跑来跑去的温尚翊,或许只是因为太辛苦了。

可是还是要努力的活下去,就算希望一直被辜负,就算喜欢的人一个个消失在内心的黑洞里,就算活着那么辛苦,也还是要活下去啊。

你要去哪里?...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就我个人而言,红心点了又取消,除去手滑原因,更多是因为对这个作者产生了厌倦甚至厌恶的情绪,不要把所有过错都推到读者身上。

傲寒404: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  • 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
  • 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
  • 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,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,或者,我只是想交流,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。虽然,可能我说的话非...

没有谁比谁更高贵。

再加一个疑问,水仙是一个人的两个衍生体,却有人恨之入骨,那她们大概本身就不喜欢这个人吧?
所以这些人是只喜欢和xxx一起的他,喜欢脱离了xxx的他的人在她们看来就是恶心就是精神有问题。
会这样想的人,难道不是更加恶毒和愚蠢吗?

我爱他,爱他的每一个地方,每一个精神面,爱到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他,而世界上最美好的,就是他本人。这是我的水仙观。

而她们,我看不到一点点对于我爱豆本身的爱意。
所以到底谁更恶毒?谁更该滚蛋?谁更该被鄙夷?

去你妈的政治正确。

木鱼屑豆腐汤汤汤:

随便发点练习。
随便说点别的。
和长濑,这么多年摆在明面上的大亲友。从小长到大,一起喝酒打屁玩...

我就不打tag了。
看得懂的就看,看不懂的当没看到。
别的不说,我就说他还在这个团里怎么就不能打团tag了?这会儿就把他跟团关系摘的远远的了?那他那时候提了解散两个字你们哭天抢地的给谁看啊?

顺便说说我对tag的看法,希望大家能不要双标,一边说着夸个人踩对方不要出现在tag里,然后点开tag一看什么挂人掐架的啦真情实感小作文啦就大剌剌的躺在那里,希望tag卫道士们无差别攻击一下所有乱七八糟的哦。←针对所有圈子所有tag,不要太对号入座谢谢

那些回不来的东西啊。

旁人在说堂本光一先生从mirror到spiral的改变,我转过头和室友说,人为什么会变呢?

我想起14年的许昕。

那一年的他多么意气风发啊。对,就是意气风发这四个字。

他撅起嘴,露出戏谑的表情,像个赢了就挑衅的少年。

他转过身,缓慢有力的指了指自己背后的名字,

“嘿 我叫许昕 记住我”。

那是我最初喜欢上的男孩子啊。

朋友常常说我看人眼光毒辣,其实才没有。

我喜欢的人总会渐渐变成另外一个样子。

变成当我回忆起未变时的他就会难过的样子。

再不用提及陈信宏。

这些年来,失去什么,又得到什么,他会不会后悔,会不会难过。

我会。


1 / 11

© 靡不有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